西甲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457章 表明心意 求鲜花

2019-10-12 22:3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457章 表明心意 求鲜花

第457章

“我説

,我要带你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跟我一起生活,做我的妻子。()”

看着慕容雪眼里流露出的那不可思议,满是惊讶的神情,刑鹰毫不犹豫的道。

此时此刻,刑鹰恨不得一把将慕容雪紧紧的拥在怀中,对慕容雪説‘xiǎo雪,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作为一个男人,我必须对你负责,而且我的心里,也是对你有好感的。虽然我们相识不久,根本不了解对方,但是我们以后有很多的时间去相处,去了解对方。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既然你心仪于我,我也对你有好感,那我们就不要分割两地,承受相思之苦。我们,在一起好吗。’

刑鹰心里这样想着,但却并没有説出来,因为刑鹰觉得,慕容雪需要时间来接受这段感情,更需要时间来接受自己,来考虑是否要跟自己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

他从慕容雨馨的口中得知,慕容雪的性格很要强,慕容雪虽然心仪于自己,并且已经与自己有了夫妻之实,但是如果让慕容雪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妻子,而且还不只一个,那以慕容雪要强的性格,一时之间是断然无法接受的。

所以,刑鹰只能慢慢的让慕容雪接受自己。

慕容雪再次听见刑鹰説出这句想要带她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之时,整个人却是瞬间就陷入到了一阵心神凌乱之中,她看着刑鹰,一阵摇头自言自语的哽咽道:“刑鹰…你…你不但不怪我?而且还要带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xiǎo雪有什么资格让你为我这样做?xiǎo雪不配,xiǎo雪是个自私的丫头,xiǎo雪不配得到你的爱。”

慕容雪一阵使劲的摇晃着头,哽咽着对刑鹰説着的同时,晶莹的泪水完全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但她自己却是浑然不觉。

她只是一味的使劲摇晃着头,哽咽着説着的同时,步伐竟然在向着后方踉跄退去,但她一双早已被泪水浸透的杏眼,却是一眨不眨的始终凝视着刑鹰的脸庞,似乎眼前的这个人,眼前这个説要带自己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世界生活的人,完全就是在梦中的人…

她不敢相信,自己心里一直想着会责怪她的刑鹰,此时此刻却站在自己面前,亲口对自己説,刑鹰根本没有责怪过她任何,而且还要带她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

这种心境的变化,犹如一个从悬崖之上坠下,早已经陷入绝望之中的人,赫然抓住一棵救命的藤蔓一般,不但重拾新生,而且还感觉到了一阵极致的温暖在心间陡然升起,这样的心境变化,让慕容雪一时之间,实在是无法反应过来。

她的心里,此时此刻早已经陷入到了一种无法言语,凌乱不堪,却又喜极而泣的心境之中。

“慕容姑娘,刑某自知自己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刑某也给不了你一份完整的爱,但是,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那刑某可以保证,一定不会辜负你对刑某的一片深情。”

刑鹰看着慕容雪的身形缓缓向后退去,心里立即陷入一阵忐忑之中,随即立即郑重的对慕容雪道。

他想要上前去将慕容雪搂进怀中,可他的身体却是滞留在原地,此时此刻,根本无法迈开步伐。

“不…在xiǎo雪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人,若不是如此,xiǎo雪当初也不会选择那样做。”

慕容雪听闻刑鹰的话,终于停住了向后退去的步伐,目光依旧凝视着刑鹰。神情却是从方才的凌乱转为一阵忐忑的道:“只是,你説要带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这件事,我…”

説到这里,慕容雪突然停顿了下来,似乎是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她双目微微的眨了眨,低头沉思着,胸间那两团隐秘在白色长衫之内的高耸玉峰更是隐约的一阵上下起伏着,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但此时的刑鹰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注意这些,他的目光完全停留在慕容雪的双眸之间,想从慕容雪的眼睛里,看出慕容雪此时此刻心里所想。

慕容雪胸间一阵上下起伏着,顿了顿,才缓缓走到刑鹰身前,双目一凝,抬头望向刑鹰,眼睛之中闪烁出一片迷茫但却渴望的神情对刑鹰道:“刑鹰,你説要带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我很想跟你一起去外面的世界,从此跟你不离不弃,但我想要你一个答案,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让我安心的答案,我跟你去外面的世界之后,我也还会再回来的。”

听着慕容雪此番迷茫却又笃定的话语,刑鹰知道慕容雪这是想知道自己心里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也就是説,慕容雪想知道刑鹰究竟是因为慕容雪已经与刑鹰有了夫妻之实,从而为了对慕容雪负,才选择带慕容雪一起去外面的世界生活,还是刑鹰心里真的喜欢慕容雪,所以,才决定要带慕容雪一起去外面的世界。

这样的答案或许对刑鹰的来説,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对于慕容雪来説,却是完全不同的情感。

慕容雪不想刑鹰是因为要对自己负责,才会选择带自己去外面的世界,她心里想的,是刑鹰真的喜欢她,钟情于她,只有这样,她离开鲜卑秘地,跟刑鹰一起去外面的世界,她才会安心。

如果刑鹰只是为了对她负责,而对她没有半diǎn情意,那她就算心里不舍刑鹰,心念刑鹰,她也绝对不会选择和刑鹰一起去外面的世界生活。

这一diǎn,也许只有女人自己本人才懂,才能体会。

身为男人的人,一般情况下,是很难理解的。

但刑鹰却是知道这一diǎn的,所以,在慕容雪问出这句话之时,刑鹰毫不犹豫的就对慕容雪道:“慕容姑娘,这个问题,我在来忘忧阁见你之前,就已经想过。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要带你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理由,那么这个理由就是…”

説到这里,刑鹰停顿了下来,目光深情的看向慕容雪的双眸,似乎是在心里酝酿着什么?

而慕容雪也是神情忐忑的看着刑鹰,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恩,刑鹰…你説,我…我听着呢!!!”

慕容雪在説这句话的同时,双手不由自主的在胸前一阵凌乱的交织着,嘴唇微微颤抖,牙关紧咬,似乎刑鹰将要説的话,对她来説,有着太多的不确定。

她很想刑鹰即将説的话,这个理由能够完全説服自己,让自己义无反顾的与刑鹰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但同时,她心里也是十分的忐忑,担心刑鹰的话不能让她安心的跟刑鹰一起离开…

未完待续……

廊坊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郴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廊坊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芜湖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