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看点】抢亲(小说)_a

2020-01-16 16:5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彭婶婶脸上换上久违的笑容,在老虎沟挨家串门子,东家坐下来说两句,西家站着笑两声。

神情谦恭,言语小心。

不说大伙心里已经明白:大明又要说亲了。

大明今年三十岁,为人忠厚老实,不善言语。

虽然彭婶婶到处托媒提亲,愿许了不少,钱花了不少,姑娘也看了不少。

可是这年头的姑娘眼睛象贼一样的亮敞。

高士山山高不长柴火,老虎沟沟深土地多水田少,大明虽然身体壮得如头牛,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没啥能赚钱的手艺。

父亲早逝,和个老娘,守着二间矮屋土墙。

姑娘们来了第一回就不想来第二回。

这可愁死急坏了当娘的彭婶婶,十天倒有九天阴着脸。

不知她又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说她儿子说不上亲并不是人家姑娘看不上,也不是嫌高士山山高,嫌老虎沟沟深。(老虎沟有老虎沟的好处,土地近土质好,人较清闲。手艺这东西啥时候都可以学的。)而是因为老虎沟有人当夺客。(夺duo客,方言,意为说坏话,专坏人事的人。)

古话说的好:十个说客,抵不上一个夺客。任你说客说得天花乱坠,夺客只要一句两句就让你的事情办不成。

每一回退了亲,彭婶婶都要站在村头自家矮房檐下面。面对老虎沟,眼朝高士山,挽露出如高翘的脚杆。擂胸跺脚地咒骂这些无影无踪心怀不轨的人,欺负他孤儿寡母,想看他家的笑话,就因为她家是老虎沟的外姓,这帮人就是想撵他们出老虎沟。

说到伤心处,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她自嫁入到老虎沟来几十年所受到的诸多辛酸,细细地号上大半天。

把老虎沟的人骂急了,赌咒发誓:“天哪!哪个遭天打雷轰去说嘛。要是能去抢,改天老子们给你抢一个媳妇来好么?”

平心而论,彭婶婶多是捕风捉影,疑神疑鬼。主要还是现在姑娘们的原由。她们嫌贫爱富,好吃懒做,虚荣心极强。

怎能怪老虎沟的人呢。

所以,每逢知道大明说亲,老虎沟的人都要避得远远的。怕某日退亲后又给莫明其妙赖到头上来,惹些闲气生。

冬日的下午,阳光还算不错,暖洋洋的。

是彭婶婶换上笑脸的第二天。

从高士山西北坡山口处下来十数人,男男女女,穿红戴绿。沿山间小路,曲曲折折直落到老虎沟沟里间。然后由里往外走,最先路过的是厶爸厶妈屋前路,厶爸厶妈家的大黄狗窜出来拦着汪汪狂叫。把几位女人吓得哎哟哎哟直叫,男人则边拾起路边地里土块,边扬着边吼“是谁家的狗,看着点哟。”

厶妈听到,慌忙跑出,站在房檐前喝住狗,目送这群人走过,看他(她)们穿戴得如走亲戚。

“哎哟,哪家来亲戚哟,一张桌子还坐不完哟,有个姑娘好漂亮哟。”

厶妈站在檐前,手搭个凉棚跟在屋里干活的厶爸说话,连说了四个哟。

“你没看见打头那个是个媒人。”

厶爸抬头只看了一眼,就认得打前带路的老男子。男子个头不高,精而瘦,头上戴顶鸭舌帽。

“场场都在街上骗吃骗喝,一伙人带个女孩子,今天给这个明天订那个,哪个不晓得,骗子客来的,不晓得今天跑来骗哪个。”

“他大叔,你们来哟,走得快哟,快请哟,快请哟。”

正说着,彭婶婶出现在路头,笑逐颜开迎上。嘴里也连说四个哟。像见到多年没来的贵客一样欢喜。

听见彭婶婶的话声,厶妈吓了一大跳,忙缩身躲进屋里,又不放心似的偏头往外面探看,担心彭婶婶听到了厶爸的话。

这伙人都也走出了前面竹林,厶妈还在向厶爸直摆手,要他小声些。

“妈来的,怕啥子。老子就看不惯这些,放着好生生的日子不过,脸都不要了,成天骗这个骗那个。”

厶爸高声骂道。

“哎呀,哪个想做骗子嘛,你不要这么说,关你屁事嘛,人家听见又要骂你夺客了。”厶妈急急地责怪起厶爸多事。

“是为他好,他都不晓得!”厶爸说了一句,也不理,干自己的活去。

这伙给厶爸称为骗子的人直接去了彭婶婶的家。

彭婶婶的家在老虎沟沟口,侧南过几条田埂就上了村小水库坝,一眼望去,坝子头还留有一个当年修坝时用来压路用的石碾子。

大明早在房前竹林丛下伸长脖子候着,样儿略显拘束,憨笑着把人迎进屋里。“鸭舌帽”男人一个一个的介绍。先介绍的是女孩子,这个女孩子长得眉清目秀,模样周正,名字叫马小兰,今年才二十岁。来的人中,据说有三个是她哥哥,四个是她姐姐,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母亲,还有一个是她姑姑。“鸭舌帽”男人笑着解释。

“他们家最小的一个女儿订亲,所以都想来看看。”

马小兰娇小玲珑,带有几分娇羞,并不说多少话,低眉低眼的。把老虎沟里所有媳妇姑娘寻出来比较,怕也找不出有第二个比她更好看的。

彭婶婶看在眼里,凉在心坎。马小兰长得这么漂亮,象一朵花儿艳,一副画儿美,能喜欢黑头黑脑的黑大明?

据过往经验,肯定又是一场空欢喜。

不过彭婶婶心虽然凉了,却知道,不管怎么样,说亲总得要有代价的,要讨个好名声。这世上谁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媒人。媒人的嘴,惹不起。他能让儿子有老婆,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心日子;他也能让儿子打光棍,回家来冷嘴冷脸冷锅冷灶泠被窝。

如果一定要得罪媒人,都要等到老婆进门后。

咬咬牙,反正也都是准备好了的东西。

大明去借一张桌子,和自家的一张拼合在一起。平时千攒万攒积聚下的好东西全都端了出来,按风俗摆上个一十二大碗,愿有个好兆头,月月热乎月月香。彭婶婶笑脸招呼到每一个人:“他哥他婶,坐下来,边吃边说。”

大明只会笨拙地伸出筷子,说:“请,请,请。”

然而这一班人坐好后却纹丝不动,脸都不向桌子望一眼,已不动筷子。仿佛彭婶婶做的这桌子菜不合心意。

这让大明和彭婶婶心里犯了糊涂:这样的客人还从没有见过,大酒大菜都摆上了,不动筷子。是在嫌弃呢,还是自己出了差错,犯了哪条规矩。

彭婶婶闹不清是什么原由。

彭婶婶和大明拿眼睛望“鸭舌帽”。

“鸭舌帽”似乎也没有搞清楚他们唱的是那一出,忙笑脸问:“老哥子,你们有啥事先说明嘛?”

“我们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自称是马小兰父亲的老头缓缓开了腔,“古人说得好:嫁女求佳婿,不求重聘。我们都是好人家,不是啥专门骗吃骗喝骗钱的,把个女儿乱放。今天先说个清楚,说清楚了再说吃饭。说不清楚我们不喝你家一口水,不沾你家一根线,拍拍屁股就走人,免得人家风言风语说闲话。”

彭婶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口袋里买的是什么药。只好跟着连连点头称是,说:“我们也不是那些天文地武的人家,我家大明更不是那种翻筋倒拐的人。你们已是看到的,已可以出去打听下,我们是那种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过日子的人家。”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天文地武的人来,我们家小兰已是个老实孩子。前段时间,说了一门亲。男家姓程,娃儿本来不错。可是后来一打听,人好吃懒做,偷鸡摸狗。还欠了一大屁股的贷款,而且我们还打听到那娃儿有病,相面的说他活不过三十岁。这不是害了我的娃么,哪个做父母的想要害自家的娃哟。我们想退掉这门亲,先前订亲时拿了程家三千块钱,这三千钱呢,唉,说句丢脸的话,娃她妈害了一场病花了。现在想退婚没钱。我先前商量了一下,只要你家先给了三千钱,退了程家的亲,我们就订你家了。大明我也是瞧见了,是个好娃儿,小兰跟了他,不会吃亏。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只要退了那程家那门亲,你们想啥时结婚都可以的。”

刚刚见了面,水还没有喝上一口,居然就有了结婚的消息。这让彭婶婶和大明心花怒发,虽然现时手上并没有三千块钱,借一点总是可以的。只是事情太突然了,如同做梦一般,让娘俩一时反应不过来,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就在彭婶婶和大明犹豫不决的时候。马小兰的父亲说话了:“看来你们心里有疑虑,这样吧,这事以后再说,我们先告辞了。免得人家说我们是骗吃骗喝的人,做人要清清白白,光明磊落。”

一听到这句话,彭婶婶和大明总算反应过来,眼见快到手漂亮媳妇眨眼间就要失去,慌了神,连连挽留,连说:“不是的,不是的。”

“鸭舌帽”男子也赶忙在中挽和,众人才重新坐了下来。

“这样吧,三千块钱呢就当成是你们要给的彩礼了。你们把钱给我后,我去退亲,等我退了程家,回头来你们就成亲。你们真要不信,我可以把小兰留住在你们家,你们看好不好。这样你们总该信我们了吧。”

彭婶婶和大明做梦已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把小兰留下住在家,这按风俗,女孩子都到家了,这门亲事是十拿九稳,没有什么变的。而且按一般情况,男女是可以睡到一块儿。

想到这,彭婶婶和大明喜出望外。古人说的真好,一切真要讲个缘分。缘未到,哪怕你千求万求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缘到了,自己送上门。

钱也不用花太多。

当下“鸭舌帽”作了个证人,大明认了岳父岳母,大姑大姐大哥舅子类。而马小兰也脆声声甜蜜蜜的叫了一声妈,直叫得彭婶婶心里美滋滋如吃了蜜糖一般,咬牙儿发痛。

事到此,大家才欢欢喜喜坐下一块儿吃饭。饭桌上彭婶婶说:“我今天早上一早起来,就看到一只花花绿绿的鸟儿栖在院前梨子树上,冲我直叫,我就知道今天有喜事临门,果然就应了。”

“鸭舌帽”男人也说从来做媒没有象他们家这么爽快的了,不是姻缘是什么,人啊,真还是要讲个姻缘。

众人也接口儿夸说些没有姻缘总是这错那过走不到门儿来的话来。

饭后彭婶婶陪着这一伙人亲家长亲家短地聊天,大明就赶紧出去借钱,好在没遇什么曲折,自己早有准备,要借的也不多。三千块钱很快就凑足了数,当着“鸭舌帽”男人面一张一张数给马小兰的父亲。然后再给马小兰见面礼二百元,她父母各一百元,媒人和哥哥姐姐每人五十元,又花了六七百。

马小兰的父母和众位哥哥姐姐及大姑,拿到钱后就起身告辞走了,说要赶着去退程家的亲事。留下马小兰,当晚就同大明圆了房。

大明这么轻松就讨到了老婆,小巧的马小兰,见人都是一脸儿的笑,主动下地帮大明干活,替彭婶婶煮饭洗衣,嘴甜手快。真真羡慕死了老虎沟里还没有讨老婆的男人,都傻了眼。虽然隐隐约约感到哪有些不妥,又打破头也猜不透这其间有何奥秘。

就在马小兰呆在老虎沟的第五个晚上。

夜黑风高,从高士山南面山头静悄悄下来了一帮人,这帮人行踪诡异神秘,走走停停,窃窃私语。摸着黑儿走路,手里握着手电筒却不拧开,也没点火把。他们摸到水库坝旁的碾路石碾子边蹲停下来,过了阵。有人拧亮手电,亮了三下,又熄了三下,待会,又有人学了三声猫儿叫。

夜风儿吹得堤坝坡上悉悉草响。

忽然,水坝乱草中,冒上一条大汉。大汉蒙着脸,手持扁担。上来就大声嚷:“有贼呀,有贼呀,老虎沟来贼啦,大伙快来抓贼呀。”

“我们不是,不是。搞错了,搞错了。”来人没有想到会杀出这么一出戏来。顿时慌作一团,连连辨解自己只是路过迷了路。可是大汉并不理睬他们,扬起手上的扁担就直砸下去,几个人背上各挨了好几扁担,痛得哇哇叫,在夜深人静时显得特刺耳。

一听有人叫喊有贼,老虎沟的男人们都迷迷糊糊地跑了出来,站在自家门前,虽未辨得谁在叫谁在喊,已不知贼在何方,都齐声吆喝,拧亮手电筒乱晃,纷纷喊打。吓得这帮人连滚带爬,屁滚尿流,顺着来路跑了。

第二天相互问起此事时,竟无一个人承认谁最先叫喊,仿佛昨晚不过是谁发了一回梦惊,又好比吹一场风儿,激起了水库水面起了一圈圈波纹。纷纷笑骂谁开的玩笑,做得怪声怪腔。让人半夜三更不好好好睡觉。

大明也没有举办过什么婚礼,大伙也仿佛忘记了这件事情,日子就这样过了下去。一年后马小兰生了个儿子,彭婶婶欢喜得合不上嘴来。

多年过后,他们的儿子都大了。老虎沟男女间闲说各自姻缘。大明吹嘘说自家老婆是他拿扁担抢的,马小兰听了就会抢上来边打边骂:“老娘不教你,你不一辈子光棍才怪。”

此事到底如何?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也没人说得明白,烂帐一团,理不清。

共 44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明憨厚老实,父亲早逝,与老娘守着两间矮屋土墙,家里非常穷,三十了还没有媳妇。让大明做梦想不到的,好事竟然来临,仅花了三千多元的彩礼,娶到一个漂亮的媳妇。在大家一片质疑声中,以为遇上了骗子骗婚,过不了几天会溜之大吉。婚后第五个晚上,有帮人想悄悄潜入村里,却被逮个正着,还挨了大明几扁担。原来,与大明媳妇先前相亲的人不愿退亲,暗地里来抢人,大明媳妇支招,于是大明早有防备,把人赶跑了,相当于“抢”了一回亲,得了个好媳妇,一年后生了个儿子。村里人傻眼了,真个羡煞旁人。小说一波三折,出人意料,描写细致生动,语言富有特色,接地气。好文!推荐。【编辑:空城深深】

1 楼 文友: 2018-05-15 17:44:42 抢亲抢了好老婆,意外,意外!好文!感谢赐稿看点社团!

2 楼 文友: 2018-05-15 20:52:56 好故事好文笔

他达拉非作用功效
奥利司他减肥有效果么
孩子感冒咳嗽有痰咳不出来偏方有哪些
老人消肿止痛外用药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