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吞天邪帝 第六十五章活着浪费粮食

2019-12-04 22:5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天邪帝 第六十五章活着浪费粮食

“刘传威!今天我们刘家的脸全让你给丢了,从今天开始我刘传雄没有你这个胆小鬼的兄弟。”双臂的伤痛,疼的刘传雄是大汗直冒,立刻想起刘传威向吴家低头的事情,气的是火冒三丈,愤怒地要跟刘传威断绝兄弟关系。

刘传雄心里不痛快,刘传威的心里何尝又痛快呢?甚至是刘家所有弟子当中,最为憋屈痛苦的一位,他并不怕死,但是今天他却不得不要向吴翰麒低头,对他而言要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是他毕生的耻辱。

这段时间因为刘传雄的不可一世,刘传威的心里积压了一大堆不满,结果刘传雄的斥责更是让刘传威火冒三丈,怒声对刘传雄咆哮道:“刘传雄!你不要以为在帝都武学院待了几年,你就比人高上一等,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目中无人,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莽撞,我刘传威也不至于要遭受这份耻辱。”

“你知道那个胖子是谁?那就是吴翰麒,三系同修,十八岁就已经是三品灵士,背后还有一位神秘而又强大的师父,就算是大长老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刚才你让大家围攻他的时候,吴翰麒已经动了杀意,如果不是我及时阻止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们。”

“什么!那个死胖子就是让我爹爹这段时间连家门都没有迈出一步的吴翰麒,这怎么可能?”刘传雄虽然回到黑石城没多长时间,但是对吴翰麒他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在这几天里,他几乎每天都会听到吴翰麒的传闻,心里还盘算着什么时候会一会吴翰麒,看看他是否真的想传言中那么厉害,结果刘传雄怎么也想不到,今天遇到的胖子竟然就是吴翰麒。

如果是吴家的其他弟子肯定不敢下杀手,但是吴翰麒却是一个例外,这刻刘传雄丝毫不敢怀疑刘传威的话,不满地对刘传威问道:“二哥!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提醒我。”

“提醒!你给过我机会提醒你吗?你知道我看到吴翰军他们个个成为残废,却迟迟没有动手,那是因为我心慈手软吗?我告诉你那是因为在吴家,吴翰军跟吴翰麒的关系最好,不然我早就落井下石了,还用你来提醒我。”看到刘传雄得知刚才打他的就是吴翰麒时,整个人马上就怂了,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底却对刘传雄的反应十分的不削。

“吴翰麒!你这个该死的小兔崽子,今天老夫就废了你。”吴翰麒和吴翰军他们在水潭边守了一天,直到火叶莲成熟之后,才结伴一起返回吴家,结果就在吴翰麒刚刚踏入吴家大门的时候,院子内突然传来吴啸虎的怒吼声。

在吴啸虎的怒吼声中,一声巨大的破空声传来,一股带着毁灭气息的恐怖刀气,向着吴翰麒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去。

“老家伙!凭你也想废了我!”看到吴啸虎劈来的刀芒,吴翰麒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厉芒,五龙枪被他握在手中,强大的灵力涌入枪身,使他手中长枪瞬间泛起耀眼的枪芒,对着刀芒一枪刺出。

“轰!”

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传来,两股可怕的灵力在半空中撞在一起,传来一阵爆裂的爆炸声,恐怖的灵力气浪在半空中,如同波浪一般席卷开来,将院子地面上的石砖全部掀开,原本干净整洁的院子在眨眼间变得一片狼藉。

看到眼前的这幕,让在场的吴家弟子个个露出惊骇的神情,身体纷纷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看到吴啸虎眼中凶光闪烁,杀气十足,完全就是一副想要将他扼杀在此的态度,吴翰麒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父亲的死,眼睛中迸射出浓浓的杀意,对吴啸虎威胁道:“老家伙!我忍了你好久了,今天谁废谁还说不定!”

“五龙诀!“说话间吴翰麒的身上气势瞬间攀升到极点,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手中的五龙枪泛起耀眼的光芒,一枪刺向吴啸虎,一道耀眼的枪芒从吴翰麒的枪尖迸溅而出。

“这怎么可能?这个小兔崽子只有三品灵士修为,为什么他这一击竟然达到一品灵师修为的全力一击?”吴翰麒的这一枪,仿佛要将天空捅出一个窟窿,让吴啸虎的脸上顿时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挥刀向着枪芒砍去。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一股恐怖的灵力,以两人为中心瞬间炸开来,无数恐怖的起来,夹杂着碎石四处乱飞,吴啸虎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在狼藉不堪的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脚印

看到吴啸虎竟然被吴翰麒一枪逼退十几步,在场的吴家弟子们都纷纷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在他们的意识中吴翰麒非常强大,但是在这刻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吴翰麒的实力。

“吴翰麒!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你绝对可以称的上是第一个。”吴啸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吴翰麒给逼退,为此让吴啸虎彻底的暴怒了,一刀对着吴翰麒挥出,带着一股恐怖的刀芒,向着吴翰麒拦腰砍去。

吴啸虎这一刀用了他十成的力量,一股恐怖的气浪朝着吴翰麒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带起无边的恐怖威压,让那些观战的吴家弟子心里仿佛要被这道刀芒砍成两半,连连后退。

身处不远处的吴翰麒同样也感觉到,这道刀芒中带着浓烈的毁灭气息,如果是在三个月前,他肯定会立刻躲避吴啸虎这一刀,如今的他实力已经远超吴啸虎。

“老家伙!就凭你的这点实力,也想杀我,简直是做梦!”这刻的吴翰麒脸色异常的冷酷,双眸死死的盯着吴啸虎,手中的五龙枪向前一刺,手中的长枪化作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地向着吴啸虎的刀芒飞扑而去。

“当!”

“轰!”

一声金铁交鸣的碰撞声,两道恐怖的灵力气浪在半空中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巨响,碰撞掀起滔天气浪席瞬间卷出无数的暴风,一圈圈地向外扩散,所到之处是一片狼藉。

“这个兔崽子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他修炼的是什么心法?竟然如此强大?一个三品灵士面对我的全力一击,竟然只是让他后退十几步而已?”看到自己的权利一击,仅仅只是把吴翰麒给逼退十几步,吴啸虎的心里就好像翻江倒海般起伏不定。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吴翰麒故意装出力道不济,往后退了十多步,随后故意对吴啸虎嘲讽道:“老家伙!说你杀不了我,你就杀不了我,一个二品灵师的全力一刀,竟然只是让我退出十几步,我看你干脆一头撞墙死了得了,省的活着浪费粮食。”

吴啸虎在吴家向来是说一不二,曾几何时像今天这样,被吴翰麒当着全族弟子的面前如此的奚落,他怒目圆睁,牙关紧闭,腮帮鼓得高高的,好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死死地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吴翰麒,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此时的吴翰麒早已经被吴啸虎给大卸八块。

看到吴啸虎被自己气的像鼓着肚子的蛤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吴翰麒并未放过打击他的机会,继续嘲讽道:“老不死的!是不是很不服气?如果不服气你再动手啊!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够了!一个目无尊长!一个身为家族长老,为了一点私怨不顾身份以大欺小,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想让整个黑石城都看我们吴家的笑话?”大长老闻讯赶到了全院,看到院子内一片狼藉,铺在地上的石砖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心里顿时冒起一团怒火,当着全族的面前训斥吴翰麒和吴啸虎。

身为吴家的二长老,被吴翰麒如此嘲讽,却让吴翰麒一点办法都没有,让吴啸虎在感到气愤之余,又觉得下不来台。

不过吴啸虎好歹也是家族的二长老,这个时候尽管他拿吴翰麒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该争的面子他必须给争回来,一脸阴沉地对大长老问道:“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小兔崽子在家族大比时,抢夺家族其他弟子猎杀的魔核,将家族的弟子打成重伤,我身为家族的二长老,执法堂的负责人,亲自捉拿他难道不应该吗?”

“哈哈!好一个执法堂的负责人,我看执法堂都成为你们这一支的打手队了。”吴翰麒听到吴啸虎大义凛然的在那里数落他的罪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还不忘将其嘲讽一番之后,质问道:“老不死的!我问你,家族大比中是否有规定不许抢夺家族弟子的魔核这一条,我抢夺那些废物的魔核,又触犯了家族的那一条禁令?”

“至于你说我将那些废物打伤,那是因为我在让那些废物交出魔核的时候,他们想杀我,那个时候我只能动手惩戒这些废物,他们那么多人会被我给抢了,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或者说是你这个师父没有尽职尽责。”

“再说了!我抢夺的那些废物不是你的儿子就是你的徒弟,你身为家族执法堂的负责人,在这个时候更是应该避嫌,而你非但没有避嫌,竟然还偷袭我,甚至想要杀我,家族的执法堂,是家族权力的象征,一个公私不分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再兼任如此重要的职务?”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榆中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