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不败战尊 81.第八十一章 我的强大,你们学不来

2020-01-16 13:3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败战尊 81.第八十一章 我的强大,你们学不来

丁宁神情凝重而冷漠,手中大钟飞出挡住拂尘,一头恐怖的雷兽弥漫毁灭性的气息,和山峰撞在一起,而他自己的身影陡然消失,出现在一群强者中间,身上弥漫厚重广大的气息,将一个个强者拍成肉泥。

眨眼之间,又有十多位强者死在他的手中,他抬手召回大钟,朝着另一群强者杀去,他脚踏虚空,手持大钟,如同杀神一般,出手无情,被他击中的强者,无一生还,即便是这些强者组成了大阵,此时也被他杀了四五十人。

好在这座大阵和别的大阵不同,依旧能够运转,其他强者也纷纷杀了过来,将丁宁围在中间。

这些强者有一百四五十人,正好分列十处,位居上下左右,将丁宁团团围住。

“这个丁宁,当真恐怖,三百多强者,竟被他杀了一半还多!”

“不过,他如今这些强者围住,只怕凶多吉少了,一百四五十人同时出手,他根本无法躲避。”

“那其中甚至有铸天境七重天的强者,单个出手说不定他都不是对手,此时所有的历练联合在一起,就算是铸天境九重天的强者都不敢接吧!”

四周诸多强者看到一具具尸体落下,纷纷露出震撼之色,惊骇莫名,被丁宁的手段惊住。

“这个小子,出手果然狠辣,没有一个活口。”相圆站在远处,望着丁宁的被围的情景,眉头微皱,“这下子似乎麻烦了,一百多道神通就算只有十分之一落到身上,那也要完蛋。”

“殿下,他要死了。”

一座山峰之上,骆兴的楼船停在那里,布远卓站在他的身旁,望着远处的丁宁,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是要死了,可惜了。”骆兴点了点头,眼眸有着一丝冷光闪过。

“殿下不必为这种人惋惜,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太过张扬,留在身边,徒招麻烦,而且他对殿下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几人不是朋友,那就有可能成为敌人,能够不费吹灰之力除去一个潜在的敌人,这是很划算的一件事。”

布远卓手中折扇摇动,如同看戏一般:“我们只是将他在这里的消息散布除去,其他的,自有人替我们做。”

“我发现你和你爷爷越来越像了。”骆兴看了不远处一眼,淡笑道:“十年前的易家,就如同如今的丁宁,当年你爷爷做的和我们如今做的一样。”

布远卓一笑,暗道:“易家?呵呵,爷爷也不过是做了皇室想要做的事情而已,皇室也不过是怕易家成为另一个骆家而已。”

远处,完全被大阵包围的丁宁神情凝重,目光扫过四周的一百多位强者,手中的大钟微微震颤,发出低鸣。

“丁宁,你逃不了了,注定要死!不过,我们知道你只有次元级的天源,或许你说出自己强大的秘密,我们会饶你一命!”

一个强者站在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丁宁,眼眸之中闪烁精光,他话音一落,其他强者纷纷露出意动之色。

是啊,一个次元级天源的小子,如今才不过是铸天境一重天,却实力恐怖的不像话,刚刚被他斩杀的一百多位强者,大多都是铸天境四五重的,甚至还有铸天境六重的强者!

这要是达到了铸天境二重天,那岂不是可以和铸天境九重天的强者相抗?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道道火热的目光盯着丁宁,这一刻,所有人忽然发现,得到丁宁强大的秘密似乎比杀了他更重要!

“饶我一命?怎么饶?”丁宁将所有人的贪婪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自然是饶你不死,不过,却要废除你的修为!怎么样,和性命相比,你强大的秘密应该不算宝贵了吧?”那强者冷冷笑道。

丁宁神情一冷,废除修为?哼,对于修士来说,废了修为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我的强大,你们学不来!”

丁宁冷笑一声,手中大钟飞起,嗡的一声冲破这些人的大阵,飞到所有人的上空,陡然变得巨大无比,又再次落下,轰隆一声倒扣在地上,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

“动手!”

大阵之中的强者顿时变色,一声暴喝,一百多位高手轰然打出道道神通,而后汇聚成十股,化成各种形态,朝着丁宁轰击。

恐怖的气息弥漫在大钟内部,十多道强大的神通汇聚到一起,形成刀剑塔楼等等形状,气息撼动空间。

这么强悍的攻击,就算是铸天境九重天的强者被击中,也将会化成飞灰!

丁宁冷眼看着恐怖的神通降临,大钟轰然自鸣,声音清越悠扬,古老浩瀚,苍茫大气,嗡嗡嗡的响彻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让人灵魂震荡,瞬间失神。

那十股恐怖的神通来到丁宁身前,眼看要将他淹没,悠扬的钟声传来,那神通被钟声一震,顷刻间溃散。

钟声回荡,轰鸣不休,蕴含着一股莫大的威严。

扑通扑通!

一道道身影随着钟声直直地朝着地面落去,落到地上,和其他的尸体横在一起,已经毙命。

丁宁站在虚空之中未动,七窍都有血迹流出,脸色苍白,他挥手将血迹抹去,抬手一招,大钟缩小,落入他的手中消失不见。

看了一眼四周一道道惊疑的身影,他踏步朝着遗迹外走去。

“他竟然活了下来,其他人全都死了!”

“他不可能那么强大,难道是那口大钟?”

远处诸多高手望着丁宁的身影,惊疑、震撼,无法想象丁宁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一百多位高手同时攻击,力量汇聚在一起,足以摧枯拉朽,摧毁一切,丁宁活下来,其他人则全都死了,让所有人费解、骇然!

“这小子,果然不能小看,那口大钟似乎有些不凡,不行,要搞过来研究研究。”

相圆瞪着眼珠子,精光闪烁,如色狼见到美女一般盯着丁宁。

那座山峰之上,楼船上的骆兴等人看到丁宁的身影,各自心头一跳。

“活下来了,哼,当真小看了他,不过,杀了那么多的高手,大多都是各种的内门弟子,他只会死得更快。”骆兴冷哼一声。

布远卓眼底深处露出一抹骇然,笑道:“殿下不必担心,丁宁即便能活着走出这处遗迹,也不会活着回到开天宗,你看那几位高手。”

他手中折扇一指,骆兴看去,顿时看到远处几位高手身影闪烁,追着丁宁而去,他眼眸微动,道:“那几个高手也是要杀丁宁,不过刚刚未曾出手,他们现在追上去,能将丁宁杀死吗?”

“殿下多虑了,丁宁杀了那么多高手,足足三百多位铸天境的高手,我不信他如今还是安然无恙,最后那口大钟将所有人罩在其中,他一出现便即离开,我想他肯定受伤不轻,故意装作无事的样子,震慑他人。”

布远卓淡笑道:“这些高手追过去,即便无法将丁宁诛杀,外面不是还有一个江川吗?”

骆兴听了微微一笑:“你说的不错,走,跟上去看看。”

遗迹之中,诸多高手望着丁宁的身影离去,其中有几个高手踏步之间,追了上去,看着远处的丁宁,眼眸中泛起冷光。

遗迹入口出,依旧有不少高手出入,丁宁站立在虚空之中,看着前方的一道白衣身影。

江川!

江川凌空而立,脚下是一颗颗夜明珠似的星辰,散发出柔和的光辉,形成一道星河,他站立在那里,好似脚踏诸天星辰一般,身姿伟岸,气息浩瀚。

“你竟真的活着出来了,连我都感觉到震撼。”

江川看向丁宁,眼中有着一股冷意:“你若真的如传言一般的天源和修为,那定是绝世的天才,这种天才作为对手,是一大幸事!不过,若是斩杀这种天才,那又是令人兴奋的事情。”

“我需要对手,但亲手扼杀一位绝世天才,那种快感更让我兴奋!”

他脚下星河涌动,滚滚流淌,在虚空之中交织成一幅浩大的星图,笼罩方圆数十里,弥漫出恐怖的杀机。

丁宁眼眸凝重,面对江川,对他来说,如同真的面对一片星空,浩瀚、无际,有着碾压他的力量。

“咦?看来用不着我动手了,还有人想要取你的性命。”

江川忽然间眉头一挑,看向遗迹深处,目光中映出几道身影,随即对丁宁笑道:“你面色苍白,体内元气震荡,想必受了不轻的伤势,已经不值得我出手了,有这些人足够了,可惜,一个绝世天才就要陨落,我能够看到这一幕,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丁宁皱眉,回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五六道强大的身影追击而来,身上带着杀机,这几人都是铸天境六七重天的高手,先前未曾出手,如今却是追杀过来。

丁宁面色一白,身躯摇晃,嘴中有鲜血喷出,他抬手将血迹拭去,看向江川道:“我的确受伤不轻,不过,这几个跳梁小丑还杀不了,你不一同动手吗?”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网上挂号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易雪春
亳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内蒙古医牛皮癣医院
三亚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