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力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命之子

2020-01-16 21:4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力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命之子

叶孤城,一处富丽堂皇的阁楼中。

明亮的皓月下,一个身材欣长的年轻人,一手拿着一把折扇,一手擒着一只酒杯,正静静的望着夜空出神。

这是一个俊美近妖的男人,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被金冠高高挽起,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袭白衣胜雪,外表看起来颇有几分*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觑。

最引人注目是那双剑眉下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公子,明日便是拍卖会举行的日子了,你怎么还不睡?”

一把娇媚软糯的声音传入耳旁,把男子望向天空的眼神给硬生生拉了回来。

转过头,就看见一道宛若月下仙子的美妙倩影徐徐走来。

女人身穿藕色纱衫,身形如水般苗条,一头海藻般的长发随意披向背后,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柔和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本就绝世的姿容平添上几分朦胧氤氲,似非尘世中人。

美人!

绝世而倾城的美人,即便是用最苛刻挑剔的目光,亦难找出女子身上缺陷之万一。

但她的美,绝不仅限于此。若是凌志此刻在这,或者换作任何一个有眼光,有身份的地武境高手在这,一定会惊得心头狂跳。

就是这样一个绝美,而又柔若无骨的弱女子,身上的气息却庞大如宇宙烟海。

那是一种看似平淡无奇,细查又深不见底的恐怖气息,甚至比领悟了一丝法则之力的半步天级高手都胜出良多。

看见女子盈盈走来,男人目光微微一滞,旋又莞尔一笑,“柔柔,怎么还不睡?”

女子来到男人面前,很自然的躺进他的怀里,勾住他的脖子娇嗔道:“公子既未睡,柔柔又怎么睡得着?”

“哈哈哈,还是我的柔柔贴心啊,师俊风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师俊风朗声长笑,大手一伸,便径直覆盖上柔柔胸前高耸的丰满之上。

柔柔白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幽怨道:“公子就会欺负人家,柔柔若是你的妻子,那房中那几位女人又算什么?”

师俊风连连干咳,勾住柔柔纤腰的手臂下意识搂紧了几分,“柔柔,就算我有再多女人,但你要相信,今生今世,师俊风最爱的还是你!”

“哼!就会说些甜言蜜语来哄柔柔,人家才不信你呢,如果你真有心,那就把她们都赶走!”

柔柔看着师俊风,话说得很随意,但眸子中却隐含几分期待。

“赶走他们吗?”

师俊风笑而不语,心头却充满了不屑。

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怎么可能?

开后宫,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那不是每一个穿越重生者最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不错,师俊风,天旭帝国最天才,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穿越者。

作为一名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丝宅男,师俊风在地球上的生活可是极尽乏味失败。

所以,当莫名其妙穿越来这个九州世界时,曾经受过无数穿越考验的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兴奋无比。

穿越者,多么诱惑耀眼的词语?

位面之子,世界的宠儿。集无上大气运于一身,更是整个世界的宠儿,当之无愧的主角。

事实上的确如此,这一世的师俊风,不仅出生天旭皇室,且天赋异禀。

三岁修武,六岁晋级玄武境,十二岁突破地武境,乃自现在,地武境大圆满,离武人梦寐以求的天武境,也仅仅只差临门一脚。

除开武学上的成就,他的气运更是好到逆天。

各种天材地宝,机缘,传承,在他二十年的成长岁月中,就从来没间断过。

至于其他,诸如诗画之上的所谓成就,作为穿越者的附带福利,不过是他闲暇时的游戏之作。

事实上,如果了解他的人会知道,他会的东西良多,偏又博而且精,绝对不止三圣,最起码都是……四圣。

除开刀,书,画之上可称圣,在女人方面,他更是拥有旷古绝今的造诣,用情圣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

他曾发过誓,要喝最烈的酒,战最强的敌人,睡最美的女人。

于是,在修武,闯各种秘境,夺各种造化传承的同时,收集*,美酒,美女,亦是他一大嗜好。

而这次之所以前来叶孤城,世人只道他是为了*血饮狂刀而来。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除开上述这个原因,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叶孤城的城主,天下少有的天香魅体陆小凤而来。

这种人间极品,作为一名天命之子,他怎么可能不收入后宫?

可笑这女人竟然还派个黄毛丫头来说什么要招揽自己为属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在他所有看过的穿越中,试问有谁最后不是站在世界的最高峰?怎么可能甘于人下?

“公子,明日就是叶孤城的拍卖会了,你真不让柔柔陪你一起去吗?”

柔柔的声音,又在耳旁响了起来,师俊风回过神来,在文柔柔的胸上大力揉了一把,“哈哈,怎么?难道对你家公子我还没信心?”暗说老子明天是去收女人的,带你这个醋坛子去像什么话?

柔柔蹙了蹙眉头,“这里到底是叶孤城,那日你严词拒绝了叶孤城的招揽,柔柔怕……”

“怕?怕什么?柔柔,你跟我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师俊风什么危险没见过?什么场面没碰到过?区区一个叶孤城而已,你老公我还不放心上,哈哈哈!”

师俊风又是一阵大笑,有句话他没有告诉文柔柔。

作为这个世上唯一的穿越者,天命之子,拥有绝对的“主角不死”定律,他怎么可能有事?

正是这狂放不羁的自信,看得文柔柔眼波异彩连连,扑在他怀里的身子仿佛一团没有骨头的棉花,“公子,柔柔想要……”

“哈哈,你这骚蹄子,也罢,趁本公子高兴,你去把丹雪她们全都叫出来,就在这凉亭外,咱们打一场麻将,对月当歌,你说痛快不痛快?”

文柔柔脸颊烧红,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公子你真是太坏了,又要玩脱衣麻将了?柔柔可不上你的当!”

……

“……现在你明白了吧?从某种角度来说,穿越者是不死的,因为他们秉持了天地大运,是天命之子,拥有主角光环,所以……”

落雁看着凌志,义正言辞道:“如非必要,这个师俊风,你一定不可以和他结仇!”

“穿越者?天命之子?”

凌志静静的听完落雁的讲述,脸上未有露出任何的波澜,但心中却泛起了滔天巨浪。

如果按照落雁的说法,貌似,好像,自己也是穿越者吧?

而且,这世上哪有什么天命所归的说法?你就算是天,我凌志难道就没有捅破的勇气?

上一世修真,不就是与天争锋吗?

“凌志,你究竟在没在听我说话?”

看凌志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落雁又语重心长的朝他劝解起来。

凌志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可是有一点你或许不知道,明日拍卖会上,那血饮狂刀,我必须得到……”

“可是……”

落雁正想开口劝他退一步,突然心头一动,少许后,她脸色恢复平静道:“是我错了,凌志,你想要什么,那就尽力去争取吧,无论发生任何事,我永远都会帮你的!”

咸阳市三原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张家港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甘肃白癜风权威专家
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