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全国人大今起将审议单独两孩政策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6:2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国乡镇普遍超负荷举债 严重影响基层执政能力

乡镇债务严重乡镇债务是如何欠下的    无论是中西部的“吃饭财政”,还是东部的“发展财政”,采访中,多个乡镇都在喊渴叫饿    债务正在困扰着乡镇的运行。    《瞭望》周刊对全国8个省分300名乡镇党委书记的调查问卷显示,东部地区乡镇债务额大多在千万元以上,有的超过亿元,个别的在十亿元以上;中部地区乡镇的债务大多在百万元左右,少数乡镇债务超过千万元;西部地区乡镇的债务额多在百万元左右。    采访发现,乡镇债务已成为拖累乡镇正常运转的最大困难和障碍之一。尤其是近些年来由基础设施和民生建设投入而造成的新型债务呈现增加之势。    更使人耽忧的是,有的乡镇盲目追逐GDP,热衷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超负荷举债,已严重影响了乡镇正常运转、基层执政能力。    受访专家指出,为了防范乡镇债务恶化,应积极运用问责、预算、体制等3把“铁锁”,管好锁紧乡镇债务的钱袋子:对乡镇债务实行科学管理,设定预警红线;加大对乡镇债务的考核问责;重新审视原有的财政税收体制,加大财政转移支付,改革财政分成体制,建立“补给式”机制,为脆弱的乡镇强筋壮骨。    超负荷举债    乡镇债务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就备受重视,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化解债务的一系列要求和举措。    但是,在各地乡镇访问发现,乡镇负债较为普遍。例如,广东省委党校曾对省内1000多个乡镇进行调查,85%的乡镇都存在着财政困难、债务压力重、运行艰苦的状态。广东省惠州市80%乡镇负债度日,多的负债数亿元,少则也有几百万元。    特别是近年来因基础设施和民生建设投入造成的新型债务呈现加速增加之势。此次调查问卷显示,东中西部地区债务构成的原因均有“基础设施建设”,且比重最高。东部地区债务83.9%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中部地区67.2%,西部地区86.1%。    使人耽忧的是,一些乡镇或旧债未了又欠新债,或透支偿还能力超负荷负债,乡镇经济被拖入“越没钱越举债,越举债越欠债,越欠债越没钱”的恶性循环。    而在有的乡镇采访时,看到,在乡镇高负债背景下,豪华办公楼、使用率较低的标志性建筑物林立。一些地方“穷财政富接待”的现象仍存,有的乃至动辄使用几百万财政收入请明星大腕弄演出。    在采访中发现,在以GDP、税收等作为考核指标的情况下,举债对有的乡镇党委书记来讲,是愿意选择的“高回报、无风险”的多赢投资行为。缘由在于,举债弄建设,可以通过建设基础设施等投资行动快速拉动地方经济指标上升,易出政绩;同时,因债务化解并未列入干部考核指标,有债务也不影响政绩。    警惕恶性循环    采访中看到,乡镇债务已成为制约乡镇发展的桎梏。由于债务严重,有的乡镇重要工作难以展开,甚至连日常运转也需要举债;有的乡镇变卖乡镇房产、汽车等还债;有的乡镇没有办公室和住宿地点,只能借学校民房保持工作。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基层公务员队伍稳定。一名乡镇干部说,自己的收入还比不上泥瓦工。因为待遇低、工资拖欠,还有干部或进厂兼职打工,或开小店帮补家用开支,或到私立学校代课。    在河北等中西部地区,有的乡镇因债主催债或起诉,而被称为“老赖”;有的乡镇因欠了工程承包人的校舍工程款,遭遇债主堵门。以上种种,不仅破坏了基层形象,也易引发社会不稳定事件。    在高负债下,一些乡镇要保持正常运作只能依赖“化缘财政”,但“化缘”而来的资金由于不是制度化的财政安排,无法实现有效监管,易滋生贪腐。    有乡镇党委书记向坦言,为弥补运转资金缺口,他们曾以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为条件,事先向客商拿一部分钱,以解迫在眉睫。有时还会向当地老板、个人拆借,甚至自掏腰包“填窟隆”。这些借债行为也欠下了许多“人情债”,易致使权钱交易的腐败行动。    有的乡镇则转向土地财政。虽然明知有违科学发展观,但乡镇领导急于完成任务或取得政绩,未经详细考量便卖掉土地。采访中,有乡镇干部表示,已尝到了土地财政的苦果。当初为还债卖地,虽然缓解了一时之需,但现在面临新一轮发展机遇却没了土地资源,经济运行堕入窘境。    3把“铁锁”管好乡镇债务    超负荷举债已引发部份乡镇警觉,采访中,多方人士建议,为防范乡镇债务恶化,运用问责、预算、体制3把“铁锁”管好锁紧乡镇债务。    债务危机背后的一个重要缘由是乡镇缺乏严格的预算制度。乡镇财政支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乡镇党委书记个人的意志。缺少有效预算,就出现了有钱随便花、没钱随意借的现象。    因此,在乡镇一级实行财政公开,推动参与式预算,增进乡镇财务透明化势在必行。如浙江省温岭市推出了人大参与乡镇财政预算制度。温岭市箬横镇党委书记林建敏介绍说,参与式预算对乡镇“扎”紧钱袋子,不乱花钱不乱举债发挥着积极作用。“比如,今年财政预算时,我们总的预算盘子为2.9亿元,代表们说,现在宏观调控,土地指标又少,不能安排这么多,因而从原来的2.9亿元缩减到2.3亿元。又比如,中央提出今年3公经费不增加,代表们也认为我们不应当增加。”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则从2010年开始实行上逐笔公然账目,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被誉为“中国第一个全裸的乡”。据估算,全年下来,晒帐本能给乡节约3万元,这约是这个偏僻贫困乡全年公业务费的15%。目前,白庙乡已在乡门户站上公布了公业务费,各级党务、政务信息、各项惠民资金发放情况及乡干部的工资预算表等信息也陆续上,接受群众监督。    此外,考核问责机制也亟待完善。专家建议,其一,应加强对乡镇债务情况的考核,把降低负债率列入重要的一项考核内容。特别应分清生产性和非生产性债务,科学评估债务的合理性。如果借债用于建厂房、弄商贸等,投入营运会产生收入,就应给予鼓励,但对借债建设标志性建筑物等,超负荷负债就应明令叫停。其二,应设定举债最高不能突破的预警红线,如设定举债数额不能超过年收入两倍为举债红线,突破红线就要被问责免职,从而有效防范乡镇债务危机。    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我国对乡镇财政体制实行财政分成的方式,每一年对乡镇财政留成和税收分成比例较小,对乡镇建设几近是无济于事,乡镇可支配财力较少,但是大量的建设发展问题都由乡镇承担完成,因此乡镇普遍存在着有限财力承当无穷事务的困扰,乡镇经济运行“小马拉大车”,不堪重负。    要根本性地改变乡镇负债的窘境,必须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这是所采访的乡镇党委书记的共同呼声。    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要靠乡镇来支持。受访专家建议,有必要重新核对财税基数,进一步改进和完善财政分配体系,建立与乡镇事权相对应的财权制度,从制度上给予乡镇一级较为充裕的财力。对上级统一安排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尽可能能够一次性配套到位,减少乡镇财政配套压力,同时要杜绝不规范的负担转移现象,增进乡镇一级由经济型向服务型全面转变。(《瞭望》周刊张兴军张涛陈冀裘立华刘彤伍晓阳)

上一篇:新疆于田县地震致1056人受灾 未发现人员伤亡

下一篇:沈阳多地贴出打假结束通知 商户担心再次变卦

更年期月经不调怎么调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跌打损伤活络油配方
突然夜尿增多是怎么回事
哪里治疗阳痿效果比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