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97章 所求为何?

2019-10-18 04:5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97章 所求为何?

她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子的隐忍,也可以读出来那隐忍背后的痛楚与无奈。虽然她相信能够被千霁选出来的人当然不是常人,但,有时候被仇恨吞噬,在那无边的痛苦之中,哪怕是再理性,也会,突然疯狂而不可控制。

所以,她有必要提醒一下,也有必要让她知道战神越弦,不是好惹的角色。

“静初明白!”女子弯腰一拜,恭敬优雅,八年前斡旋在各方势力之中,她怎么会不知道对面的人起了怀疑的心思,但忍了许久,她又如何不知道其中厉害,旋即又开口道:“八年之中静初要的不过是家族昭雪,让他们付出代价,孰轻孰重,静初知晓。”

战神越弦,是如今唯一可以扳倒上官家族和皇室的女子!

一个月前,她被月氏那狗贼带领数千金吾卫以莫须有的罪名诛杀,竟然还能够在跳进大雍河之中毫发无损,如今更是孤军深入,势必让月轲付出代价,这样的奇女子,这样的胆识和实力,她如何会拒绝属于她复仇的唯一希望?

八年黑暗,如今终于看见曙光,她这一天,等的太久,太久了……

君越满意地点了点头,收起了威压,将一番心思全部给掩了进去:“如此便好,静初,如今你要便是这祸国天下的妖妃,本尊给你十天,在这十天之内,你把妖妃昏君的名头给坐实,让整个大雍百姓看看上官一族是如何为祸天下,看看那昏君是如何奢靡享乐的!这期间,本尊会派人制造奇异的事端,你利用月轲多疑猜忌助你那个名义上的叔父上官昊把所有的政敌给杀了吧!”

君越说完这句话,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从袖中拿出一张薄薄的纸递过去,丝毫不在意地开口道:“还有,这份名单上的官员,都不是我们的人,暂且拿他们来开刀。但是切记,万万不可将自己置于险地,十天以后月轲寿辰之时,黑冥和本尊的人会化作这戏班子进入这皇宫,这由头,便由你作为礼物进献给那月轲好了。届时我会用战神越弦未死一事来试试到底有多少人参与了诛杀本尊的计划中,你只需要配合便好,那一夜,便会是月轲的忌日。”君越冷傲转身,那一刻,王者之气尽出,仿佛挥手间便已经决定这天下的命运。

“毕竟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本尊也要让那月轲尝尝背叛和最珍视的东西转瞬间消失,一无所有的滋味。”君越嘴角浮现出阴森森的笑容,心中属于另一个人也属于自己的情感缓缓而起,这一刻,她再也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少女,而是下一刻便降临的恶魔,撒下无尽的黑暗。用那对抗天意和强权的不屈与执念,却又在同时让一切开始变得熠熠生辉。

她好像就是一个充斥着黑暗与光明的矛盾体,可以在黑暗的角落给敌人致命一击,也可以为了初心带领更多的人走向自由光明。

“静初谨遵将军之令,定然不会辜负将军所望!”听完了一切的女子又微微鞠躬,会意一笑。

果然,战神越弦,想要的,不少!

“寿辰之日,月轲死于天意惩罚,你可懂?”君越坐下,抿了一口茶水,又继续开口,“本尊的人已经混迹在郴州,大半在五十里外的汐薛山中,至于金吾卫,本尊会想办法让他们在那一天失去作用,这个东西,你留下护身,具体计划,会有黑冥代为通传,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务必要让本尊知晓。”

秦楼月看着田静初接过君越随身携带的*,忍不住提醒道:“姐姐,那个东西具有极其强大的威力,能够波及十米之远,用火点燃之后,你一定要远离,切记不要靠近火焰,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

“谢谢妹妹,静初谨记。”女子自然将两样东西全部收入袖中,然后清冷绝色的面容对着秦楼月微微一笑,谦卑有礼地颔首致谢。

那副样子,温婉大方,让秦楼月都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羞涩一笑。

“静初,十天之后,功成之时,本尊一定会田家合族昭雪。”君越昂首一笑,没有居高临下,这一次,是对等的承诺。

“静初谢过将军,谢过公子!”女子将一切收好,又微微一拜:“如此,静初便先行告退。”

“等等!这个你拿着,会让月轲意乱情迷,服下幻梦散,他会出现幻觉,如果你不想——”君越突然又扔过去了一物,沉声开口道。

盛宠不衰,靠的是虽然是她给的药物,可是,整日面对自己的仇人而无能为力,还要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那种滋味,绝对不好受。

“静初当年侥幸逃出之时,也曾跟在一位郎中那里学过些药理,公子既然给了静初机会,静初自然不会辜负希望。杀一人容易,难得是让天下少一些静初这样的女子。所以,静初无怨无悔。”女子回头,金步摇衬着那黑红色的华服,穿着妖艳,言语中却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那一份纯真的心,世人少有。

为小善容易,可是家恨当前,为大义却难。

“静初所思,必然会成。”君越也恭敬地回了一礼,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赞扬。

初心不改,言之易,行之难。

一个女子,思想能有如此高度,在这汲汲于名利的尘世之中,又该是多么难得?

“千霁,人活一世,必然有所求,你跟着战神越弦的时候,所求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这天下安定,四海升平。那么,如今,你能告诉我,告诉君越,你所求的是什么吗?”君越直直的目光随着田静初在阶梯旁消散的身影而收回,不知道怎么,突然锐利的目光射向一直都保持着默不作声的千霁,突兀一问,从上到下审视着这个连她都猜不透的公子的心,有些迷茫与怅惘。

也许,这个关头,她不改这样问,可是她忍不住,也无法将一颗随时都会生出意外的*安在自己身边。

公子千霁,天下第一谋士,到底谋求的是什么东西?

她是君越,她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可是第一次,因为这个令人琢磨不透的公子千霁而有了改变,因为时事,她不得不用他,可是用,她又不能尽信,这种永远充满着万一的人,她也永远做不能做到像对待夜绝那样什么都不问而全身心托付。

她想要他那一颗明朗的心,仅此而已。

不仅秦楼月愣住,就连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公子千霁也在眉角添了一抹连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慌乱,心,也是第一次,有了更加奇怪的感觉,隐隐而发,他觉得,自己要失态了。

但他不能失态,他不能!

千霁将那一瞬间情不自禁流露出的微妙的表情悉数收敛,用那淡漠而又疏离的笑容开口回答道:“千霁此前所求,也许是天下,但此后所求,乃是心安。”

“好一个心安!千霁,你告诉本尊,那一日醉酒之时,你,做了什么?也许,昔日的越弦不胜酒力,可是如今,我,不是越弦,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孤魂!我有另一个名字,君越!以你的聪明才智,看破而不说破,到底是为了自欺欺人,还是另有所图?”君越突然发飙,生气起来那骇人的表情让秦楼月都忍不住退缩了三分。

虽然她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君越怎么一瞬间就在这样的关头爆发出如此之大的怒火。

秦楼月不知,饶是千霁也不曾想明白,为何在如此紧要关头,君越会一反常态,声声质问,句句怀疑。

但君越那一番话,却还是将努力盖住波澜的千霁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那一刻,他第一次慌乱。

明明早就发现,这个人不是越弦,可是,他却为她的野心,为她的睿智,为她的胆识,为她的气魄而深深吸引,甚至不惜违背了那些人的命令。

如今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搞不清不,自己所求的是什么了吧?

心安,不过是他拿来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他什么时候有过心安?

他的命运,从来都被握在别人手中,多么可笑。

“不管你是君越,还是越弦,公子千霁都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因为他已经错了一次,他不想再去错一次!”良久,那俊逸面容上漫过一丝疲倦,他似乎踌躇了许久,才从心中按出了一个答案。

他没有选择,本就是生于夹缝之中

,又怎么可能再想着逃跑,那背后的缠绕,就算是名动天下的公子千霁,也难以剪短,他自己深陷其中,大约能做的,也只是如此了吧……

“千霁,越弦曾经将一切交托给了你,但是你没有护好她,所以,才有了我。也许,我该谢谢你。但如今越弦和君越是一个人,我希望,未来不会有我不想的事情发生。人们都说事不过三,可是在我看来,往往一个致命的错误,毁掉便是满盘,我赌不起。”君越俯身,轻轻开口,第一次,少了轻狂和俾睨天下的畅意,墨眸中流露出的,是无奈。

襄樊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赤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丽水治疗阳痿医院
襄樊男科
赤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